機床網
這個幫美國研發導彈對準祖國的“中國人”,如今年邁又想回國養老了!你同意嗎?
2021-05-06 11:02:17

來源:大嘴犀評(ID:jujiao1166)

作者:大嘴來源


自新中國建立以來,


有無數的海外學子放棄海外高薪為國效力,


這其中像錢學森、鄧稼先就是最好的榜樣。


正是有了這些歸國科學家們的大公無私,


才有了中國科學技術的突飛猛進。


但是,也有一些國家高薪培養的高材生,


在被派出國留學之后,卻經受不住外國的誘惑,做出了背叛祖國的茍且行徑。


今天就給大家說說,


有一個被國家公派美國留學卻背叛祖國,


幫助美國研發導彈對付自己祖國的留學生,


他就是美國民兵洲際導彈的主要研發人林燁。


作為清華大學的高材生,國家對林燁寄予厚望。公費派他到美國留學,希望他學成之后為國效力。


身為洲際導彈行業公認天才的林燁,在美國留學期間取得了多項重要科研成果,很快在美國洲際導彈行業里面嶄露頭角,成為美國人重點拉攏的對象和策反的目標。


在強大的金錢誘惑面前,


林燁忘記了他來美國留學肩負的使命。


忘了祖國多年來對他的培養,最終選擇留在美國,以高得令人咂舌的年薪被美國波音公司給挖走。


并且不顧家人的反對,將國籍更改成美國籍成為一名美國人。主要研究方向是美國的洲際導彈,為美國洲際導彈科研工作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甚至一度被稱為洲際導彈之父。


尤其是他主導研發的射程高達1萬公里的民兵洲際導彈,就是美國用來專門對付中國的。


林燁就是憑借他的這一科研成果,成為美國政府的座上賓,可謂是風頭無兩。


林燁忘恩負義的行為在國內也受到無數愛國者的譴責,很多人直接罵林燁是叛徒白眼狼。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當年與林燁同時留學美國的火箭系統專家梁思禮就用行動向林燁證明什么是大寫的中國人。


同樣派去美國留學的梁思禮卻毅然放棄了美國的高薪,選擇了回國報效國家,成為我國東風導彈的骨干力量。


為我國的導彈、火箭研發做出了突出貢獻,并在多部門擔任要職,成了國人敬仰的愛國科學家。



時隔多年,當問及對當初的選擇后不后悔的時候,梁思禮說:雖然在當時我的薪資不及林燁的零頭,但他造的導彈是對準祖國的,而我造的導彈是為了保衛我們祖國的,我無怨無悔。

作為已經加入美國籍的林燁來說,


對于這個已經效忠美國的美國人,我們沒有什么好指責的。


但兩個同樣被國家重金培養的高材生,


一個選擇了為了高薪留在了外國,并不惜站在祖國的對立面。


令一位卻選擇毅然回國報效國家,并為我國的科研國防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


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如今,中國的科研人員經過多年的臥薪嘗膽,近年來,已經在軍工技術上取得大幅度突破性發展。


我們的導彈技術如今和美國的導彈技術已經越來越接近了。在導彈技術方面,我們終于不用再仰人鼻息了。


隨著祖國的發展越來越好,


讓很多人想不到的是,


就在這個時候,


那個把一生都獻給美國的“中國人”林燁,


卻因為年齡大了,也沒有什么新的科研成果,也不再是美國政府的座上賓,成了一顆被美國利用完之后拋棄了的棄子。


然而此時已經百歲高齡的林燁,


卻多次透露了葉落歸根的想法,


希望能夠回到自己闊別多年的中國,和楊振寧一樣,在中國安度晚年。


對于為美國研制了一輩子導彈,到老了被拋棄了就想回國養老的林燁,網上引發了巨大的討論。


有網友說我們祖國發展壯大了,心胸也應該寬闊,林燁想回來可以讓他回來。


但是網上大量的網友反對稱,如果此時我們容忍這個在美國研發導彈對準自己祖國的白眼狼回國養老,那么就是對我們愛國科學家最大的不敬。


所以堅決不能允許林燁回國,


各位老鐵,你們對此有什么看法呢?

  • 精沖壓力機 - Y26A-250 精沖壓力機 - Y26A-250,Y26A-250,金屬加工機械 - 其他,北京機電研究所,精沖壓力機 - Y26A-250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
  • 數控臥式仿形鏜銑床 - FA80A 數控臥式仿形鏜銑床 - FA80A,FA80A,金屬加工機械 - 數控鏜床,北京第二機床廠,數控臥式仿形鏜銑床 - FA80A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
  • 型材彎曲機W24S(WY24-) 我公司生產的型材卷彎機是一種專用于卷彎角鋼、槽鋼、工字鋼、扁鋼、方鋼、圓鋼等各種異型鋼材的高效加工設備,可一次上料完成卷圓、校圓工序,廣泛用于石油、化工、水電、造船及機械制造等行業。
  • 視覺光電自準直儀 TA51 TA51 具有大量程和高測量精度,因而此系統在分度頭的測量與標定和其它角度測量裝置如棱鏡和測角儀等應用中備受歡迎。
真实中国少妇与黑人3p视频,人妻少妇久久中文字幕,亚洲AV无码兔费综合,真实中国少妇与黑人3p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