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床網
制造業向東南亞轉移,我們到底該怎么看?
2021-05-07 17:13:57

作者九邊

制造業向東南亞轉移這事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了,有點像人口老齡化和少子化,咱們該討論的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進一步推導出來“該怎么應對”,而不是高喊口號,類似“人口不能減少”,或者“工業不能轉移”,這些都沒意義,成年人的世界最基本的邏輯就是,這個世界根本不在乎你的感受。

關于制造業轉移,這個問題我也一直在思考,中間有好幾次觀念的轉變,到今天為止,我的觀點是:

他們要轉就轉去吧,我們也有更好的選擇。

剩下的七千字,我解釋下為啥這么說,相信大家看完也能接受。

1

成本問題

文章開始,咱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為啥要轉移?

首先是中國這邊的成本越來越高。

這里的成本元素很多,人力的,環境的,政府的,都有。人力的比較明顯,一般低端制造業最大的問題還不是工資低,而是枯燥乏味,經常十幾個小時站在流水線前,每天兩班倒,做一些完全機械重復的事,甚至連話也不讓說,上趟廁所都要憋到特定時間。

這種生活可能60后能接受,70后也湊合,80后估計就沒法接受了,問題是這類工廠只要年輕人,五六十歲的老頭老太太人家還不要,只要90后,最好是95后,年輕力壯,正好給他們當干電池。

但是90后你們懂的,尤其是95后,別說去這類工廠了,讓他們坐辦公室都能跟領導打起來,所以那種工廠現在也叫“城市落腳點”,說的是不少村里的年輕人進城后沒地方去,想趕緊找個工作,這時候一般去那種地方,去了發現根本沒法接受,工作太過反人類,很快就跑了。

而且他們很快就發現,這類工廠不僅工作反人類,連工資也挺反動,工作垃圾工資還低,所以他們在這種地方上幾天班就去干別的了。

說到這里,大家可能納悶,那些工廠既然工作差留不住人,就不能提高點工資?

也不是不能,很多工廠也是外包的,利潤本來就很薄,他們的甲方就沒給他們多少錢搞生產,如果給員工加工資,可能自己就不太賺了。

而且大家知道一個東西,叫微笑曲線吧,下圖這樣的:

制造業本身就是整個產業鏈里最不賺錢的那部分,利潤非常薄,利潤大頭都被研發和銷售等服務業給吃了,留給制造業的利潤就那么點,想多給員工都難。

那怎么辦?可不可以向中國內地遷徙呢?

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有交通成本制約,我查了下,大概300公里陸運和10000公里海運成本差不多,也就是說,往內地溜達300公里,成本跟在大海里一萬公里是一樣的,如果能在一萬公里以內找到下家,就不如去海外。

如果是沿著長江往上游轉移還是有可能的,畢竟長江可以跑大船,如果完全轉到西部,可能本來也沒多少的利潤被陸運給吃光了。從最近幾年的經驗來看,只有那些附加值高的產品才會從沿海向長江上游的重慶等城市轉移,或者如果政府給補貼,也會向內陸轉移。

說到這里,大家就明白了吧,隨著大家不愿意干這種活,以及中國人力成本上升,這些企業只有兩個發展方向:如果成本允許,就上機器人;如果成本不允許,就繼續全世界沿著海岸線找人力便宜的地方。

說起機器人,大家第一反應可能就是這玩意非常高大上,應該很貴吧?其實不能一概而論,有的機器人只有個手臂,只能做一兩個機械的動作,反正雇的人也是作一兩個動作,正好。

如果這個機械臂降價了,或者人力成本上升了,那就可以考慮買個這玩意。南方現在已經有不少“熄燈工廠”,里邊全是這種機器臂,工人只有在需要替換壞掉的機械臂的時候才進去。

現在的趨勢也很明顯,如果動作太簡單,工人擺弄一個零件,需要的時間十秒之內,大概率在未來幾年都會被機器取代掉。如果工人需要一分多鐘,可能還繼續人工解決,上機械臂不劃算。

如果動作比較復雜,一時半會機械臂取代不了人,或者說機械臂不太劃算。那就得沿著海岸線去找人了,越南菲律賓就進入了視野。這類工廠往往需要的不是人,而是給他們的機器配一個人形工具,所以越沒個性越好,最好是那種在生存線上的人,他們最愿意干。

2

并不是所有工業我們都需要

人力成本這個問題好理解,不過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中國現在也不太歡迎這類企業,很多優惠減免措施也給取消了,又在搞環評,一輪又一輪,很多企業被趕出去了。

這一點大家可能納悶了,這又是哪一出?制造業立國,為啥要趕?

其實也不復雜,因為工業和工業不一樣,就跟我們說要科技立國,但是卻基本沒點制毒販毒方面的科技點一樣,工業當中有一部分也不那么美麗,整體大概可以分成三類。

第一類就是我們今天提到的這種,沒啥技術含量,上下游都不在我們這里,工廠里也沒有上升空間,每個人做一個月和做十年都是一樣的。整個生產車間沒一個人需要帶腦子,而且把年輕人當牲口使,如果用廢了就扔回到社會,相當于成本讓社會給擔著。這幾年搬走的主要是這種。

第二類是國產電器那種,盡管收益沒法跟那種頭部公司和互聯網公司比,但是也產量巨大,而且整個價值鏈都在手里,從專利到銷售網絡都在國內,內循環利器,它們也在進化,這些年電器行業可以說是很成功的國產替代領域。

他們還有個好處,員工在里邊通過磨礪,也可以成長往上爬。這種企業搬走的就比較少,因為他們需要帶腦子的員工,東南亞提供不了。

第三類的代表就是京東方和大疆他們那種,初期投入巨大,后期產出也大得離譜,這類企業不僅是政府鼓勵的,而且不惜投入重資去支持,接下來很多年里,我國重點發展的也是這類工業。

這類企業優點很明顯,它是不斷進化的,在研發產品過程中,不斷培養能打硬仗的工程師和干部,這些人通過自己的經驗和知識,又可以做出更復雜更高水準的產品。

這些干部就算將來離開公司,也能把經驗和技術擴散出去,對整個社會都是有幫助的。這類企業最難搬走,因為他們并不依賴年輕勞動力,他們依賴中國的人才庫和上下游產業群。

而且上文說了,生產其實不太盈利,最盈利的是研發和銷售。

不少人看到這個,很容易把研發銷售與生產對立起來,覺得那兩個領域真討厭,千萬別這么想,如果研發和銷售在海外,生產在國內,大部分外企都是這樣的,那確實是很對立的。一旦研發銷售生產都在國內,那它們就是個利益共同體了。

第三類企業把研發和銷售也控制在手里,相當于說整個鏈條上的利潤都被自己吃了,能反哺制造領域,不那么往死里壓榨工人們。這就不是那種代工能比的,代工都是把最賺錢的部分讓別人吃了,我們做最苦最累最沒錢的部分,而且關鍵是沒啥提升,現代制造業跟古代作坊不一樣,功能改進主要在實驗室,不再制造現場。

如果大家不理解就想想,比如改進發動機效率的,都是一些科學家,而不是工人,工人都是螺絲釘,早已不是以前的工匠了,他們連全局是啥樣都看不見。

大家看出來了吧,這三種工業類型其實是不同階段的三個發展型號,就跟鋼鐵俠的歷代戰甲似的,馬克1型,馬克2型,馬克3型,每一代都跟上一代有點像,但是又不大一樣。

我國當初起步就是搞第一類,這些企業給中國賺到了最早的啟動資金,順便把國外的管理技術帶入中國。隨后我國自己的企業從草莽中崛起,學習了他們的技術和管理方式后,也就產生了第二類。最近這些年出現了第三類,又硬又能打的國產品牌。

不同類型的企業在不同階段都有各自的合理性,四十年前我們倒是想發展第三類,也沒法發展。如果四十年后的今天,我們還在以第一類企業為榮,那就是腦子被驢踢了。

更重要的是,人在第一類企業里是沒有任何提升的,那是個高度螺絲化的地方,為了提升效率,把工序一直拆分到每個人就幾個動作,掐著秒表讓你操作,而你甚至不知道你在做啥,也就談不上進步和提升,只能是手越來越快。

這就跟驢拉磨似的,工作量按理說可以繞地球一圈了,其實還在一平米見方的地方,大家要明白一個道理,人力之所以是資源,是因為可以提升,如果不能提升當牲口使,那根本不是資源。

現在年輕人數量本來就不足,你把大家圈起來搞這玩意,年輕人自己不大樂意,政府肯定也不是太滿意。

這種操作一般都是在工業化前期,國內實在是沒有任何啟動資金,只能是搞點血汗工廠賺點錢,那種感覺就好像美國崛起前主要業務就是給英國種棉花,等自己發展起來,就不想搞這事了,北方聯邦軍南下,燒掉莊園槍斃莊園主,強制來了一撥產業升級。

現在的美國肯定不可能去種棉花度日了,中國也不可能繼續把越來越稀缺的工業用地給血汗工廠,更不可能把越來越少的年輕人當燃料給血汗工廠燒。

中國在2012年達到了勞動人口的頂峰(是勞動人口,不是人口),從那以后開始變少,工人工資上漲明顯,這種上漲導致不少工廠出走。也就在那一年,中國開始進入了“去工業化階段”。

“去工業化”這個詞聽著很嚇人,我第一次在黃奇帆的書中看到也驚了,第一感覺中國今后不搞工業了。其實不是,這個詞說今后不會像以前那樣無條件歡迎別人來建廠,中國土地本來就不夠,所以要提升產業質量,不能再以量取勝。

問題是產業要升級,往往會導致社會的服務業占比越來越大。

這一點大家可能理解起來很費勁,好好的聊工業,怎么就跑服務業去了?而且拜一些人的奇怪宣傳,竟然污名化服務業,這個就稍微有點反智了,我們今天把這個邏輯說清楚。

也不復雜,因為不想干苦力就得升級,想升級工業就得不斷研發、提高科技水平不是?還得得到融資方面的支持。

研發就是服務業,科研就是服務業,對應的金融支持也是服務業。

所以說,你如果不準備像以前一樣一直搞低端生產,而是準備提高科研水平,那就得不斷投入經費搞研發,這種情況下,服務業就開始蓬勃發展。上一張圖,大家可以看看:

大概就在2012年左右,第三產業的比重增加值開始超過第二產業,并且從業者也開始不斷攀升。我放一段數據吧,如果不想看可以直接跳過:

2011年末全國就業人員中,第一產業就業人員占34.8%;第二產業就業人員占29.5%;第三產業就業人員占35.7%

截至2019年年末,其中城鎮就業人員4.4億人。全國就業人員中,第一產業就業人員占25.1%,第二產業就業人員占27.5%,第三產業就業人員占47.4%。第三產業就業人員占比連續5年上升,比2015年提高5個百分點。

也就是說,過去十年里,前兩個產業的人口都在減少,一直在向第三產業集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趨勢還會繼續。

而且高端產能是供不應求的,比如顯卡和芯片什么的,低端產能卻是嚴重過剩的,過剩到啥地步呢?中國的血汗工廠互相競爭,互相壓價,以至于后來不少企業都基本賺不到錢,甚至賠錢,靠外貿補貼度日。不過這種狀態今年可能要終結了,國家剛取消了146種產品的出口退稅,不少工廠就要停工了。

更重要的是,那種工廠的員工工資太低,也沒啥上漲空間,不但沒上漲空間,還面臨一個問題,在那里邊工作幾年啥都學不到,也沒啥購買力,我們經常聊的內循環,內需,城鎮居民消費,都和這些人不太搭邊。

這段時間大家都在討論人口問題嘛,大家都喜歡說“人口結構”,“社保危機”,擔心年輕人少了,社保也不夠。問題是,如果我們的年輕人都流入這種企業,連五險一金也不交,他們對社保的幫助也就基本為零,這類人口再多,也沒啥幫助。

說到這里,大家也就徹底明白了為啥年輕人盡管可能學歷不好,但是依舊用腳投票,能不去就堅決不去這種地方。甚至那些不斷強調低端制造業有多好的人,也不愿意送自己的娃去這種地方。

所以吧,大家說起“工業”不能一概而論,有些根本就不該呆在我們國家。就算我們現在沒法把他們弄出去,將來也是肯定不要的。

當然了,不一定完全趕出去,升級也是個辦法,很多產能看著低端,那是因為消耗大量的年輕人,效率差,最后大家都還沒賺到錢,投入產出比太低。如果稍微升級下,成了自動化工廠,產出沒啥變化,全程不需要年輕人無謂的消耗了。

說到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2025規劃以及科技強國戰略什么的吧?本質都是用先進產能淘汰落后產能。

而且發達國家一般服務業都占到GDP的70%,美國占到80%。反倒是美國作為農業強國,農業在GDP的比重不到1%。美國的服務業,一般說的是科技、金融、法律、醫療,這些給美國貢獻了80%的GDP。

當然了,美國的金融法律醫療體系里有很多垃圾,不值得其他人學習,現在他們自己都在反思。

3

高端制造業會跟服務業融合

說到這里大家也都明白了。

我國現在的趨勢就是讓那種低端制造業要不升級,要不離開,反正不會像之前那樣又是給政策又是給補助、還忍著他們高污染、把年輕人當燃料。

而且吧,東南亞那種動蕩的局面和平均受教育程度,如果一個企業跑那里去,可見他們眼里只要年輕人那兩只手,其他的啥都不要,這種企業留下來也沒啥用。

大家不要看到什么蘋果代工廠,三星工廠,就覺得非常高級,其實不是,高科技部分早就已經做完了,然后送去代工廠里做簡單的組裝,而且他們最盈利那部分也都在研發和銷售,也就是服務業里邊,比如蘋果那個著名的環形大樓,蘋果最賺錢那部分就是在那里邊完成的。

此外總有人說,只有低端制造業才能吸收人力。

說這話的人,其實還是把人當累贅,準備給一些年輕人找個地方呆著,根本不想管這個地方到底咋樣,幾年后會不會廢。只想把失業往后推,哪怕年輕人在里邊過得非??噙€沒啥收益,哪怕那個地方基本是一個反人類的地方。

我們上文說了,低端制造投入產出比太小,對社保什么的基本沒啥貢獻,員工能養活自己就不錯了,更別說給社會養老了,所以如果人口不斷流入這些行業,也是人口變相在減少。

所以接下來肯定是提高制造水平,讓工人去里邊做有發展前途的職業,順便要搞那些高附加值的服務業,比如研發、銷售相關的,向“微笑曲線”的兩端發展。

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某為在賣通信產品的時候,不惜把硬件白送,今后賣售后服務和增值業務(增值業務也都是軟件的)。手機領域也有這個趨勢,蘋果看著是一家硬件公司,其實是一家軟件和設計公司。特斯拉也在往這個方向發展。

只要大家賺到錢,并且不能是那種只夠基本生活的錢,他們才會消費更加高端一些的東西,消費力上升,企業也就有了動力去研發更高端的產品,市場才能轉起來,我們成天說內需,低端制造業的那些工人們他們可撐不起內需。

我們經常說先富帶動后富,不能指望先富那群人發善心,肯定是他們有錢消費,他們的消費就是給他們提供服務的人的收入。

而中產階級肯定是誕生于服務業的,因為這個行業里附加值大,邊際成本低,大家賺的錢多。這事不是說公不公平,而是市場規律就這樣,除非體力工人特別少,加拿大那種,藍領的工資才能上去。

舉個例子大家就明白了。你是個工人,你做一件產品賺一件產品的錢(現實中往往是參與某個產品的一個環節,不會完全由一個人做),哪怕一件產品只需要一分鐘,那你每天的極限產能也就五六百件,那你的收益其實已經有了上限。

但是對于一個軟件開發者來說,一個軟件產品可以沒成本復制百萬次,最近一段時間,有個公司只有5個人,做了個游戲叫《英靈神殿》,賣了五百萬份,除了給平臺的扣點,剩下的都被他們幾個分了,他們自己現在每人都分了接近5000萬,一夜之間屌絲變富豪。大家想想,如果這個游戲不是軟件,而是實物,他們要生產,要發貨,最后快遞到買家手上,根本不可能賺到這么多錢。

這也給大家提醒了一件事,想賺錢發家,一定要往這種“低邊際成本”行業發展,這種行業才自帶爆發性。

科研也一樣,一個小小的改進可能惠及上千萬的人,相關工作者的收入自然也就高得多。說到這里你可能納悶,聽說科學家收入也不高???這種往往是國家養著的那種科學家,沒法直接轉換成商業價值。美國那邊也一樣,大學養著的科學家收入遠遠沒法跟谷歌的相比,甚至NASA的科學家都沒法跟去了SPACEX的比。因為后者可以直接把研究套現,前者還不行。

隨著這些高收入群體的壯大,他們會吃飯、娛樂、按摩、旅游,這些也會卷入大量的人口,這時候的服務業才是大家平時說的那個。

社會也就運轉起來了,事實上我國現在就是這樣的,這兩年那些方便面火腿食品銷量開始走低,而酸奶之類的中產消費開始走高,寵物消費越來越貴,現在狗子看個病動不動好幾千上萬,也跟這事有關。這些消費也會提高基層老百姓的收入。

多說一句,很多人依舊沒弄清楚“消費能力”,以為人多就消費力強,其實錯的沒譜了。消費的關鍵是你收入減去維持生活那部分之后,剩下的錢,比如一個人月入三千,去掉租房吃飯沒啥錢了,那他的消費力也非常差。但是如果他有一萬,去掉三千基本生活費,剩下的七千可以養寵物,買衣服,去旅游,這才是消費力。

說到這里大家應該明白了,我們不要跟別人比低端,也不要比勞動力廉價,勞動力廉價就意味著工資低,必然沒啥消費,最后的結果就是成天給別人累死累活,然后自己還對自己艱苦奮斗挺滿意,這就是自我感動。

4

尾聲

這個話題這段時間在微博上說了幾次,有個小伙伴找我,他說他94年的,高中讀完就不讀了,去干過流水線工,后來送過快遞,做過水漏,現在上門修手機。

他說他這輩子最不能想起的就是在東莞流水線的那三個月,人間地獄,每天累得半死,上個廁所還要看人臉色,住的地方旁邊就是廠房,廠房機器轟鳴,人休機器不休,他們照樣睡的死死的,三個月內他們一起來的都跑光了。

后來去送快遞,盡管快遞也苦,一開始賺不了幾個錢,不過離開工廠那段時間是他這輩子最輕松的一段時間,自由了太多,狀態好干到凌晨,狀態不好干脆不出門,反正是再也不想回工廠。

后來摔了一跤,擔心遲早被車撞,于是就去學修手機,一開始賺的少,后來干活認真細致,業務越來越熟,又加了好多人的微信,開始在朋友圈收二手手機和電腦,尤其妹子用過的電子產品,把膜去了就跟新的一樣,能以九成新折價賣出去,現在有時候一個月能賺幾千塊,有時候運氣特別好能賺到兩三萬。

他說將來往哪發展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去工廠了,賺的少倒是其次,完全沒自由和自尊,感覺在那里呆的年頭長了就成廢人了?,F在盡管也談不上多有前途,但是有太多的自由支配時間,可以跟其他人聊,看看還能做點啥,反正總有事做。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他這樣想,但是我覺得他代表了很多人的觀點,受不了那些約束,從制造業逃離,再也不想回去。我理解這也是當下制造業的一個明顯困局,給年輕人加錢都不去,問題是工廠給的錢也不高。

另一個小伙伴說了一件事我覺得也很有意思,他說“碼農們的996在我們這里算個屁,只是沒人給我們說話,我們的事傳出去能嚇你們一跳”。

所以說,發展制造業,最后還是得提高制造業水準,只有水平上去了,附加值才能上去,給工人的工資和條件才能上去。

另一方面把勞動法落實到位了,這一點也很重要,國人吃苦耐勞,但是不能任由一些人打劫另一些人,這種狀態肯定沒法持久。

人口紅利本身是一時的,說的是年輕人多,年齡結構好,如果要維持這種紅利,就得生更多的年輕人出來,最后跟個龐氏騙局那種金字塔似的,每家都得生三個以上,根本沒法操作。所以所有的“紅利”最后都得還,就不要想著這種紅利一直持續下去了。

再強調一遍吧:

艱苦奮斗的目的不是為了一直艱苦;

搞低端制造業的目的不是為了一直低端;

此外也可以像德國那樣,有強大的服務業,服務業的附加值高,交稅也多(工人本來收入就低,找他們征稅也不合適),通過二次分配給工人補貼,以此來改善工人的境遇,兼顧做到了服務業和工業都強大。

不過說一千,道一萬,到最后還是市場規律在起作用,尤其是政府解除了補助之后,今后更是只剩下市場規律了,既然市場規律讓他們離開,說明他們在中國確實以那個工資招不到人,招不到人說明工人都有別的地方去,那工廠想搬就搬走吧。

由此可見,中國產業升級既是被迫的,也是順勢而為的,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

接下來的一些年里,頂多十年吧,想也不用想,一部分制造業會轉向高端生產,同時向服務業升級;另一部分不是轉換成自動工廠,就是搬離中國,否則既招不到人,也賺不到錢。既是挑戰,又是機遇,反正是不可阻擋的,我知道很多人戀戀不舍那些低端產能,不過確實沒啥用,規律比人強,不接受也得接受。

  • YM-200T多功能液壓機 電子噸位數碼顯示,油溫顯示(選擇配置)、預置壓力、獨立可移泵站、可選裝防護網,回程液控卸荷
  • 立式帶鋸床GW4535 1.采用無極調速電機進給,速度穩定. 2.鋸架通過滑軌移動,鋸切精度高. 3.工件不動,鋸架滑動. 4.絲桿驅動.
  • 偏擺檢查儀 - 1000mm 偏擺檢查儀 - 1000mm,1000mm,金屬加工機械 - 機加工測量儀器,河北省泊頭市華宇量具廠,偏擺檢查儀 - 1000mm價格及其他相關信息
  • CNC龍門加工中心 *應用三維和有限元分析軟件完成對機床的最優化設計。   *整機采用高品質鑄造,并經退火及先進的振動時效處理。   *采用箱型結構設計與周密肋骨支撐床身,保證機床具有極高剛性。   *高剛性工作臺全行程支撐,確保高速加工之精度持久。   *所有機床經過美國光動公司激光干涉儀和球桿儀檢查機床線性精度與幾何精度,確保機床三維精度。
  • 二刃-全鎢鋼復合式粗細螺旋刀 Z82-1302 二刃-全鎢鋼複合式粗細螺旋刀 英文標題:Double Flute-Solid Carbide Compression Spiral With Chipbreaker 尺寸:Φ9.525~Φ19.05
真实中国少妇与黑人3p视频,人妻少妇久久中文字幕,亚洲AV无码兔费综合,真实中国少妇与黑人3p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